此文有三個系列構成:(一)2016年報導與查證的整理;(二)近十年重要事件回顧;(三)科學社群與社會大眾如何理解這項計劃

第一系列將以三個版本發展。第一版:初期報導及相關文章整理,構成大綱;第二版:彙整求證資訊與回饋;第三版:修正前版錯誤,補充重要資訊。

在今年來荷蘭進行訪問研究之前,已知道荷蘭有一群不同領域的學者,開始投入或促進科學研究領域轉向開放科學導向(open science)。2016年6月得知荷蘭政府準備在五年內逐步投資八百萬歐元,進行全國性科研品質調查與相關研究,以及補助針對有影響力的研究成進行再現研究。為了說明兩項政策將如何影響荷蘭科學研究的品質,我將以三篇文章說明與評論。首先介紹兩項政策的訊息,再來談促成兩項政策出現的歷史因素,最後從科研人員與社會大眾的角度,談談如何理解科研政策的變化對一國教育文化的影響。

NWO徵求探究與改進影響科研品質因素的研究計畫

NWO(荷文全名:De Nederlandse Organisatie voor Wetenschappelijk Onderzoek)是隸屬於荷蘭政府教育、文化與科學部的政府單位。負責推動促進荷蘭全國科學研究發展,特別是補助荷蘭國內研究機構及大學的研究人員與教授進行研究。功能類似台灣的科技部,不過以政府組織的位階來說,比較接近科技部的前身國科會。6/23報導全球高教近況的新聞網站Inside Higher Ed發佈新聞,指出NWO將投入八百萬歐元用於補助影響研究誠信(Research Integrity)的調查計畫,與提昇研究品質的再現研究計畫。這篇報導的焦點是訪談推動這些計畫的重要推手–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學(VU)的Lex Bouter教授,以及介紹NWO於今年推出的兩項重要補助政策名稱:Fostering Responsible Research PracticesReplication Studies pilot。由於這份新聞只有簡單提及推動政策的主因以及大致目標,為了完整介紹計劃內容,等到7月中旬NWO正式發佈兩項計劃的徵件訊息,完成這篇文章的資訊才充份到齊。

Fostering Responsible Research Practices

這項補助政策的重點是理解研究者從申請研究計畫到發表研究成果的過程,任何會增進或降低研究誠信的因素。NWO命名這類研究計畫為The life cycle project,根據VU大學的校內媒體對Lex Bouter教授的訪談,這項計畫是以荷蘭的科研人員為研究對象,運用各式調查方法理解並有效評估各項影響研究誠信的因素。由於兩份對Lex Bouter教授的訪問似乎是指NWO會主導調查方式,在計劃徵件訊息正式公告之後,我才理解是NWO向不同科學領域徵求主題研究計劃,像是生物醫學領域的The life cycle project已於7月中旬開始。社會科學計劃徵件雖尚未查到正式公告,但是可確定各領域的調查計劃爭取五百萬歐元的研究經費。
政策名稱之中的Responsible Research是指一項研究過程中的每項環節,研究人員都能提供責任保證。只要是依靠收集資料,驗證假設的實證研究,研究的過程都是一個循環。如同這張從Instead of “playing the game” it is time to change the rules: Registered Reports at AIMS Neuroscience and beyond這篇論文引述的圖片:

The hypothetico-deductive model of the scientific method. Retrived from (Chambers, Feredoes, Muthukumaraswamy, & Etchells,  2014)

這張圖其實簡化了部分步驟,例如論文審查出版程序,是只有專業研究人員才能理解的環節。不過圖中的紅字是已知會有害研究誠信的因素,負責一項研究的科研人員,在每個環節都會面對這些因素的考驗。因為最近十年越來越多分析研究揭露,多數研究人員面對這些因素通常無法通過考驗,整體現代科學知識有多少項目。因為這些因素的害處是經過不同研究者的長期文獻追蹤分析,才逐漸被辨識出來,將在歷史因素篇詳細介紹。不過就我的了解,Fostering Responsible Research Practices不只是要能發掘能有效評估各項因素對各領域科研成果傷害程度的研究方法,還希望能找到幫助科研人員正面突破考驗,對研究過程完全負責的方法。

Replication Studies pilot

這項政策是以重現各科研領域的奠基研究(conerstone research)為計劃徵件目標,生物醫學與社會科學研究將一起爭取總計三百萬歐元的經費。NWO的說明指出奠基研究是在特定領域中有高引用數,對公共政策的形成有重大影響的研究成果。也包括被許多教科書提及,或被媒體高度報導的研究成果。以近年所知的案例,STAP細胞符合這項計畫的徵件條件。
還有更多大眾媒體不見得會報導,但是大學的專業科系會向學生傳授的奠基研究成果,如果大部分後續研究無法重現,對一個世代的學術傳承將造成不良影響。以去年出現於重要科學期刊專題及國際新聞的心理學實驗重製危機來說,270位心理學者重製2008年出版於三本高引用率的心理學期刊的研究,100項實驗只有39項再現結果與原始結果一致。也就是說,如果有一本引用這100項實驗成果寫成的教科書,只有39%的內容可信。
到了2016年7月,還有更多針對特定實驗的奠基研究剛好完成或正在進行,除了後續二篇,我已另闢文章介紹。最重要的是NWO是全球各研究補助單位中,第一個願意補助純粹再現研究的政府單位。一般的研究計畫補助不論有沒有限定徵件主題,都強調研究主題與內容的原創性。重製既有研究成果的計畫毫無原創性可言,但是對了解不可重製的研究,如何對個別與整體研究成果帶來損害,是有進行的必要性。這種補助計劃的出現,其實與一國或一個社群的科研人員對此問題的意識程度有關,這會是展望篇的評論重點。

第一版:20160726
第二版:20160801 第三版:20160813